看完除夕微信红包数据,心疼马云!支付宝差在哪?

微信红包抢了春晚的风头,更抢了支付宝的风头。

文/王飞

随着微信红包的出现,中国人的春节便多了一项娱乐活动,虽然拼死拼活才抢到几分钱但还激动到爆炸的热闹让人欲罢不能。

对此,有网络段子调侃说,如果你在春节期间,愿意远离微信红包的诱惑,戒除自己的手机控,和好久不见的亲戚们聊聊天,看看久违的春节联欢晚会,你很快就会发现,还是微信抢红包最好玩……

(一)

实际上,这两年微信红包已经抢走了春晚的风头,在春晚和抢红包之间,相信很多年轻人都会选择后者,而相关数据也证明了这点。1月28日,微信就发布了2017年除夕夜红包数据。

微信数据显示,鸡年除夕夜全中国共收发红包142亿个,24:00祝福达到高峰,收发达到76万个/秒。

这样的数据都在人们的意料之中,毕竟不少人除夕夜为了抢红包都快把手机屏幕戳烂了。但除夕夜142亿个红包收发量比去年猴年增长75.7%,还是让人吃惊,这种数据的爆发式增长已经表明收发红包已经成为当前普及度和流行度最高的过年方式,没有之一。

对此,我不能同意更多,今年除夕的央视春晚我可是一眼都没看过,毕竟手机红包都抢不过来了,哪还有多余的时间看春晚呢。哎,火爆的红包,可怜的春晚……

基于以上因素,微信今年打出”有微信红包,才叫过年“这样豪气冲天的宣传语就不难理解了,确实人家有底气也硬气。

(二)

不过说到微信红包的火爆,我又忍不住开始同情马云爸爸了。

2014年春节,微信推出红包玩法,引发巨大轰动,随后有数据称,微信红包在一个月内成功绑卡数量超过一亿。连此前所向披靡的马云都感叹,“一个微信红包就超过支付宝8年干的事”,并将微信红包推出比作“珍珠港偷袭”,意指微信红包在移动支付领域向支付宝发起了巨大的挑战。

在这之后,感受到威胁的支付宝动作连连,拼命在支付宝上构建社交关系,进行各种关于红包活动的推广,以应对微信红包的挑战,虽然取得了一些效果,但并没有达到狙击微信红包的预期目的。

就拿支付宝最近两年连续进行的”集五福“活动来说。2016年,支付宝憋了个大招,搞了个”集齐五张福卡就能平分2亿现金“活动,具体玩法是,在支付宝APP的“朋友”里添加好友,新加够10个好友系统就会随机派发三张福气卡,最后只要集齐是“富强福”、“和谐福”、“友善福”、“爱国福”和“敬业福”这五张福卡的人就能分享2亿现金。这个活动刚一出来就点燃了大家的热情,但支付宝却限制了最为关键的”敬业福“这张福卡的数量,最终导致能够分到现金的人寥寥无几(相比集齐五福卡人数而言)。

明显人一眼就看出,支付宝”集五福“活动就是借助春节红包这个流量高峰,通过分享现金活动来进一步拓展支付宝这个支付工具的社交属性,但最后有限的中奖人数遭遇了广泛的吐槽甚至差评,这让支付宝拓展社交关系的目的没有达成。

转眼到了鸡年,支付宝这次的”集五福“吸取了去年的经验教训,有意地降低了”敬业福“的获取难度,同时还在除夕当天发出了数量众多的万能福,这次集齐五福的人数暴增,在1月27日22:18开奖之前已经有超过1亿人集齐了五福,但最后的效果则是平均下来每个人能拿到1块多,很难超过2块。

果不其然。在最后的开奖结果出来之后,朋友圈都是阵阵哀嚎,基本上都只能领到1快多红包,连超过2块的红包都很少,更别说拿到传中的666元红包奖了。这次网友又开始吐槽了,“2亿现金1亿人分,支付宝没诚意” ”、“花了好十几块钱买了个敬业福,结果中了1块钱”、“还不如随便抢个红包多呢,支付宝就是在耍猴!”……

综合这两年情况来看,支付宝“集五福”活动难说满意,限制人数提高中奖额度,大众不满意;提高中奖覆盖人数,分到每个人的红包额度太小,大众也不满意。公众不满意,支付宝自己也难说满意,“集五福”最终目的是为了拓展支付宝的社交关系,但最终被吐槽不说,活动之后,支付宝所期待的用户之间高互动关系再次遥遥无期。

(三)

春节红包只是个具体的应用,微信红包和支付宝红包背后的移动支付大战才是商业竞争的根本,这也是腾讯和阿里这两大巨头为何在春节红包上投入大量资源的背后原因。这春节红包的竞争中,微信无疑占据着压倒性优势,那支付宝到底差在哪?

我以为,这背后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总结起来可以归结为两个:一个是微信建立了难以撼动的先发优势,另一个是微信和支付宝不同的工具属性和产品基因决定的。

先说微信的先发优势。微信诞生于2011年11月,这是一款基于腾讯QQ强大的社交能力而延伸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随着微信的逐步崛起,阿里逐渐意识到腾讯已经拿到移动互联网的船票,随即推出“来往”这个类似产品,马云亲自注册账号进行推广,无奈腾讯的先发优势建立的护城河难以攻克,“来往”最终宣告失败。不能说“来往”做的不好,归根结底是微信生态圈功能日趋完善,用户粘度非常高,用户很难迁移到其他平台,要知道,当年与“来往”一同败下阵来的还有网易与中国电信联合推出的“易信”,最后也倒在腾讯的先发优势下。

再说说微信与支付宝的不同工具属性。支付宝之所以在移动支付领域被微信赶超,一个简单的内在逻辑在于:你可以跟朋友在社交软件上先聊着天再顺便谈着钱的事,借着完成移动支付这样的场景动作。那你什么见过朋友之间上来就谈钱的事再慢慢聊天?第二种的场景和逻辑在当前的社交关系中很难存在,即使存在,比例也会很低。

支付一定是商业交易闭环上的最后一步,从社交关系迁移到支付很容易,在微信系统里,支付本身是社交的一部分,但从支付场景切换到社交场景本身则有难度,这就是支付宝为什么在红包这种基于中国千年社交传统上屡屡处于下风的原因,而微信一开始就是基于社交功能而设计的,无疑有天生优势。说白了,这是微信和支付宝不同的工具属性来决定的,这也是微信和支付宝的先天基因所决定的。

因此,在这种由工具属性基因决定的移动支付竞争中,支付宝处于下风也可以理解。除了春节红包这种社交属性比较强的场景之外,就目前形势来看,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者在移动支付大战上还是处于呈胶着状态。

在基于社交关系的移动支付方面,微信支付无疑占优。而在网上购物以及银行转账等场景上,支付宝仍有优势,前景无限的蚂蚁金服就是例证。而随着微信小程序的推出,基于线下场景的移动支付竞争则是下一阶段微信和支付宝展开竞争的关键所在,这从当前各大线下商业场景中微信支付和支付宝支付已经形影不离成为标配就可以看出一二。而在线下支付场景中,支付宝还有机会。在线下支付中,支付宝各种随减力度要比微信大得多,这也看出支付宝也是卯足了劲争夺线下支付市场。

作为BAT三巨头中的重要两极,腾讯强于产品,阿里擅长运营,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沉淀着大量用户以及相关数据,如果说腾讯和阿里,马化腾和马云之间必有一战,这一仗一定是在移动支付以及背后的互联网金融领域。之前是支付宝独领风骚,而微信借着红包迎头赶上,势头凶猛,已经呈现并驾齐驱、大有赶超之势。阿里和马云爸爸当然不会甘心将原本属于自己的城池拱手送与对手,之后的竞争只会刀刀见血,最终鹿死谁手,尚可未知,精彩的故事还在后头。

作者:王飞,科技媒体人、互联网分析师,微信公号“IT烽火台”(微信id:itfenghuotai),独立思考,言之有物。

阅读:10004

精彩评论:0

还可以输入250个字 评论

评论成功

评论失败

热门文章HOT NEWS

订阅 "百家" 频道,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文章

 

百度新闻客户端

  • 扫描二维码下载
  • 订阅 "百家" 频道
  • 观看更多百家精彩新闻
用户反馈